• 信用信息
  •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
  • 站内检索
  • 首页
  • 信用动态
  • 信息公示
  • 信用服务
  • 政策法规
  • 联合惩戒
  • 守信承诺
  • 信用评价
信用房地产 > 舆情信息

一房两卖,官司“无解”16年

展浩博2020-09-04 09:34:23来源:乐居财经

扫描二维码分享

9月3日,北京迎来艳阳天。位于北京海淀北三环双榆树东里社区的科南中心,在晴空映照下,显得格外醒目。居住其间的住户们,心情正如此时天气一样,迎来久违舒展。

这栋违规建筑,在经历长达近20年的产权纠纷后,房主们终于陆续等来产权归属和确权。然而,几家欢喜几家愁,19层的李海燕女士,就是发愁的一家。

自2004年底从开发商手中买下三套房子,在此后长达16年的光阴里,李海燕购买的1904室、1905室,都没能住进去,更让她揪心的是,最近办理的产权证问题上,恐怕又被海淀区法院,同一问题的两个不同判决而影响。

无人问津的科南

偌大的双榆树东里社区,在一片6层高的八九十年代老旧居民楼之中,20层高的科南中心大楼显得鹤立鸡群,明黄色的外墙,在一片深色调的社区楼群里,显得格外亮眼。

除了外形出众,科南中心大楼在繁华如织的北京房地产交易市场,同样是个特殊的孤例。多年来,即使地处寸土寸金的京城北三环核心地段,科南中心却鲜有人问津。

“十几年了,那栋楼的房子没人敢碰,”一位居住在双榆树附近的居民告诉乐居财经。据他描述,因科南中心地块最早规划性质为商业公寓,而开发商私自建成住宅项目,以致整栋楼拿不到产权证。

一位双榆树片区的房产中介顾问佐证了这一说法,“整栋楼都是有问题的,不能交易,这么多年我们没有接到一单科南中心的单子”。根据该中介人士说法,科南中心因缺少产证以及开发商跑路等问题,在法律保护范围内没有一单正常成交。

基于网站零挂单交易,中介公司对科南中心也知之不多,可以明确的是该开发商已于多年前跑路,楼内房屋产证下落问题,一直由业主自发组织的业主委员会主张进行。

除擅自变更建筑项目用地性质外,科南中心的20层楼高,同样是个“越线”的存在。据了解,科南中心最初规划建造高度为16层,而在开发商违规建造下,多建了4层,达到整个双榆树社区罕见的20层。

跑路的开发商

乐居财经查询获知,科南中心大楼的开发商为北京同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(下称“同泰房地产”),法定代表人为魏威,大股东为持股75%的宝泰隆实业投资有限公司(下称宝泰隆实业),两家公司背后实控人均为刘海滨。

1

不过,目前同泰房地产和宝泰隆实业均已被吊销,吊销年份发生在2007年。而在此之前,两公司实控人则为刘国滨。

目前宝泰隆实业的工商登记信息中,法定代表人仍为刘国滨。至于刘国滨何时将股份转让予名字一字之差的刘海滨,已无从得知。

“一女二嫁”,谁之过?

李海燕这段艰难购房往事,便是在她与刘国滨和魏威三人间展开。

2004年12月31日,李海燕与同泰房地产大股东刘国滨订立合同,以180万元总价购得科南中心甲20号楼19层1903、04、05三套住房。而后由于房屋迟迟不交割,李海燕于次年起诉同泰房地产。

一审海淀法院对合同真实有效性表示认同,认定合同是基于双方真实意愿签订,支持了李海燕的申请,判定同泰房地产公司向李海燕交房。同泰房地产公司的法定代表魏威没有上诉,2005年10月,案件进入执行阶段。

蹊跷的是,在明知房屋被法院执行情况下,同泰公司法定代表人魏威却擅自将1904房间,以90万元再次出售给赵直夫妇。

赵直夫妇认为该房不踏实,于是只通过律师事务所,交了60万元房款,约定余下30万元房款待产权证办理后再交付。从此,赵直夫妇一直居住于1904室至今。

与此类似,1905房间自2004年起,同泰公司一直交由李珣借住,根据李珣与同泰实控人刘国滨达成的私人协议,李珣答应协助为刘国滨名下企业进行融资,倘融资成功,则1905房子作为奖励直接赠予李珣。

“魏威没有从我这三套房中捞到好处,所以她才这样使坏”,李海燕颇为不忿。据她描述,2005年,同泰公司老板刘国滨因躲债长期滞留外地,对同泰公司处于“失控”状态,公司大权被魏威掌控。

最初得知04、05房间已早先卖给李海燕之后,赵直夫妇与李珣对李海燕的房屋所有权保持认同,在面对执行法官时,赵直夫妇答应与李海燕协商解决1904房屋归属问题,而李珣则表示要从李海燕手中买下1905房间。

不过,由于1904房间协商迟迟未果,以及1905房间李珣屡次借口拖延支付购房款项。2008年,李海燕先后将两户住客告上法庭。要求海淀区法院执行生效的2005年判决,要求两住户按照法院执行中承诺的约定腾房。

自相矛盾的法院判决?

这一次,海淀法院驳回了李海燕的申请。对此,李海燕非常不解。在她看来,海淀区法院对于这两套房,给出了两个不同的判决:2005年,她起诉同泰房地产公司,法院判同泰公司7日内,向她交房,说明海淀区法院认定李海燕是这两套房的合法拥有者。

2008年却驳回她的申请,既与2005年的判决自相矛盾,又违背了执行法官与李珣、赵直夫妇的书面签字意见。自此,围绕两套房的闹剧开始,矛盾升级。

据李海燕描述,此后赵直夫妇与李珣再不如从前对她那么客气。有了海淀法院的驳回判决,两家变得有恃无恐,对李海燕再度要求归还房屋,一概置之不理,摆出一副你能奈我何的姿态。

“海淀法院此举到底是为了解决问题,还是进一步制造纠纷?”接受乐居财经采访的一位业内人士也表示非常不解。

在李海燕看来,海淀法院在自己首次起诉同泰公司的判决中,已经明确认同了自己手中两份购房合同的真实有效性,并予以支持要求同泰公司执行交付。

更令李海燕不能接受的是,2010年,魏威无视海淀法院生效判决、无视同泰房地产公司已被吊销营业执照、无视自己在法庭上不认同李珣与刘国斌签订协议,再次与1905室李珣签订购房合同,重新上演了1904一房两卖的戏码。

李海燕对此次购房合同签订再次提出强烈质疑:彼时同泰公司已告吊销,并无签订合同的法人主体资格,有何权利再次售房?

三千万财富何去何从?

熟悉二手房交易的法律人士表示,基于李海燕此种身陷一房多卖的局面,从法律程序上讲,在购房人都先后支付房款情况下,法院很难做出产证归向任何一方的肯定判决。最终若想事情圆满解决,只能通过双方友好协商。

而在李海燕看来,这两户她眼中的“入侵者”,是耍无赖和流氓行为,“李珣跟执行法官都承诺过,自己会腾出1905房,然后再从李海燕手中购买。结果一分钱不花,就赖在那里不走了。”

目前,双榆树东里片区的二手房均价已到达10万元/平左右。市场中介人士指出,一旦科南中心产证问题得以解决,料想房屋售价不会低于这个水平。

这意味着李海燕手中逾140平和160平的1904与1905房屋,单套价值高达1400万和1600万,合计3000万元。

同泰公司老板刘国滨已在哈尔滨出家,而当年两次将李海燕手中房子二次出售的魏威,时隔多年也已杳无音讯。

房地产野蛮生长的年代,各个开发乱象丛生,类似这种一房多卖的例子全国数不胜数,对于两处房子的产权证究竟如何处理,孰是孰非,到底该归咎何方?乐居财经继续关注海淀区房地产交易中心与海淀区法院最新动向。

{"remain":2999,"success":1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