楼继伟:应对资本市场庞氏化、散户化,扩大开放重在引入成熟市场规则

陈洪杰2019-11-04 11:45:08来源:第一财经

扫描二维码分享

“虽然我国资本市场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与明显的进步,但也较大程度存在一级市场‘庞氏’化、二级市场散户化、会计估值操纵化等一系列问题。”11月2日,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在2019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年会上表示。

楼继伟称,扩大资本市场开放,主要不是引导多少外部资金进入中国市场,而是引入成熟市场的规则,包括监管规则、行为规则和理念,助推资本市场从散户投机为主向机构价值投资为主转变,从市场充斥价格欺诈行为向在公平竞争中实现价格发现的方式转变。

不过,对外开放在带来资本市场发展机遇的同时,也带来了诸多风险和挑战。楼继伟表示,在进一步推进资本市场高水平对外开放过程中,如何把握开放节奏、防控金融风险都是需要思考的重大问题。

监管、机构和市场开放相结合

楼继伟称,一级市场存在大量的庞氏融资、庞氏投资现象。在成熟私募市场中,一个普通合伙人(GP)根据自身优势和特长在同类行业(信息技术、生物医药等)或者同一阶段(天使、风投或并购等)只分期管理一只基金。境内则突出表现在一个GP管理了相同类型的多只私募股权基金,很可能在各个基金间将项目进行倒手,操纵业绩,并通过不断新发基金承接老基金中质量较差项目,从而用庞氏投资支撑庞氏融资。

对于二级市场机构投资者散户化问题,楼继伟表示,成熟市场中,以机构投资者为主,投资者大都委托机构,散户很少。机构投资人主要通过配置获取收益。在组合管理中,基金经理以指数增强的方式来稳定战胜市场,降低基准成份股中质量较差股票的权重,提高质量较好股票权重,并在成份股调整时纪律性跟随基准变化。成熟市场整体换手率低,价格发现较好,投机行为较少,由于市场有效,基金经理能够贡献的超额收益水平也较低。

而境内市场仍处于发展阶段,存在一定择时和择股的机会。但股票型基金账户持仓率过低,普遍在60%左右,远远偏离指定基准的Beta,也偏离配置要求。此外,账户的交易换手率高,基金经理过分相信择时和择股贡献收益的能力。

此外,按会计准则,金融资产可以分为交易类、可供出售类和持有到期类,并可以按照公允价值计价或摊余成本计价,大额持股还可以选择成本法或权益法来核算。“但会计准则适用性的边界不够明确,自由裁量的幅度较大。各类资金池的底层资产混乱,层层嵌套,不断加杠杆,并利用准则适用边界不清晰,以更加有利的方式进行会计核算,操纵收益,掩盖风险。”楼继伟表示。

楼继伟称,在投资领域应当都采取盯市制度(Mark to Market),以公允价值计量。这样才能够客观、纪律性地反映投资的真实情况,有效监控投资风险,防止“庞氏骗局”的出现。这种记账方式的改变不能一步到位,要防止在去杠杆过程中导致泡沫全面破裂,引发系统性风险。因此,资管新规设置过渡期是必要的,给金融机构更充足的整改和转型时间,打破刚兑、禁止资金池、抑制通道,严控风险。在过渡期结束后,各项投资都应按照国际标准,参照全球投资表现标准(GIPS),进行业绩核算。

楼继伟表示,应加大开放力度,吸引更多境外成熟投资者进入境内市场,一方面可以吸引一部分资金进入境内市场,另一方面有利于引导一二级市场的投资理念和风格与国际市场接轨,提高境内投资者风险意识,推动市场逐步走向成熟、行业健康长期发展。通过监管、机构和市场开放相结合,可以改变资本市场投资文化,完善价格发现功能,引导资本向效率更高、前景更好的企业聚集,提升企业直接融资比例,降低企业负债率,进而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。

资本项下审慎放开

当前,我国资本市场有待完善。资本市场扩大开放需把握开放节奏、防控金融风险。

楼继伟称,首先,监管规则要稳定、透明。如此才能使得市场参与者的信心得到提升,持续参与市场投资。引入境外成熟机构投资人,首先需要在监管方式、规则和流程这些基础性工程方面进行重点建设和提升,才能实现“筑巢引凤”,最终推动整个资本市场的成长和成熟。

其次,转变监管思路,引入做空机制。可以适当扩大做空机制,形成一个对财务造假公司市场化的惩罚制度,从而使得市场更有效地发挥价格发现机制,让好股票能被区分出来,也为投资人对冲下跌风险提供工具。目前,市场的多空策略实际上是个股做多,用做空股指对冲。建议适时推出真正的多空投资策略,针对个股做空,可采用行业个股做多的对冲机制工具,完善市场出清机制。

再次,资本项下审慎放开。资本项目开放对国家经济金融发展是一把“双刃剑”,要坚持积极、稳妥、有序开放,而不能盲目开放。尤其需要厘清的是,资本市场开放不等于资本项目开放。中国在资本项目开放问题上必须持谨慎态度,坚持循序渐进的原则,在风险可控前提下,分阶段、有步骤地培育资本市场工具、扩大外国金融机构的参与、放松资本账户交易管制。可以先从国债市场开始,然后在逐步推广至股票市场,但一定要形成闭环,防止套汇。同时,还要加强反洗钱制度建设,防止跨境资本流动的便利成为新的洗钱工具。

“总的来说,扩大开放有助于优化资本市场投资者结构,有助于提高市场资源配置效率,有利于引导资本市场投资风格的改变。在反全球化抬头背景下,中国要以更大力度的开放促改革,推动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,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。”楼继伟称。

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威尼斯人平台链
专 题
返回顶部
扫描二维码分享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