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广昌:给地产一点酒味

展浩博2020-10-26 09:46:24来源:乐居财经

扫描二维码分享

医药白酒,永葆千秋。在穿越周期的高成长赛道配置上,郭广昌再下一城。

10月20日,豫园股份公告要约收购的38%金徽酒股份已完成过户。至此,豫园股份正式成为金徽酒的控股股东,而豫园股份正是复星集团旗下控制的上市公司之一,背后实控人即郭广昌。

郭广昌:给地产一点酒味 | 进

郭广昌”爱酒“,并不是什么秘密。早在2017年,郭广昌就曾通过旗下复星国际,豪斥66亿港元收购了17.99%青岛啤酒H股股份,一举成为仅次于青岛国资委的青啤第二大股东。

圆梦白酒

彼时郭广昌亲自撰写的《我和青岛啤酒的故事》一文中,还曾写道,当年读大学时,一次假期从北京返回上海,他曾专程绕道青岛,只为喝一杯青啤,为此还特别省下两顿饭钱。

2017年,50岁的郭广昌圆了20岁时的青啤梦。不过,这位对白酒亦情有独钟的商业大佬,在其白酒圆梦过程中,却非一路坦途。此前,郭广昌曾对国内数家知名酒企萌生收购兴趣,不过均遭碰壁。这其中不乏牛栏山、金种子乃至沱牌舍得等国酒名牌。

而今,金徽酒收购事宜尘埃落定,郭广昌得以圆梦白酒。在“食品饮料、医药白酒”的全业态大消费板块中,郭广昌和他的复星集团彻底补齐最后一块白酒短板。

郭广昌此次收入囊中的金徽酒,亦非泛泛之辈。成立于1951年的金徽酒,是甘肃当地第一家白酒注册品牌,也是中国首批注册的“八大国酒”之一,早年曾与茅台五粮液齐名。1995年,金徽酒再被评为“中华老字号”。

金徽酒最早为甘肃地方国有企业,2009年金徽酒混改重组,甘肃亚特投资集团入股金徽酒,成为第一大股东。至此,金徽酒完成从国有企业到民营企业的转变,业绩亦实现大幅上升。2016年,金徽酒成功登陆A股。

业内公知,品牌白酒市占率受区域因素影响显著,这一点在金徽酒身上表现得尤为显著,金徽酒更有白酒西北王的称号。目前,金徽酒在甘肃省内白酒市场市占率约27%,这一市占率水平足以确保其“西北王”地位不被撼动。

一家甘肃当地白酒经销商也佐证了这一点,据他描述,在甘肃省内,金徽酒是当地人公认的地方白酒头牌,除了茅台五粮液等举国皆知的白酒名牌能与之媲美外,其他白酒品牌鲜能与其抗衡,可谓强龙不压地头蛇。

不过,对郭广昌而言,金徽酒的显赫历史和彪悍的市占率表现,并不足以使这门一本万利的白酒生意永保无虞。

“西北酒王”业绩走水

财报资料显示,2017年至2019年间,金徽酒毛利率逐年下滑,由63.01%下滑至60.72%。相较同为八大国酒之一的贵州茅台动辄90%以上的高毛利率相去远甚。

与此同时,三年间金徽酒利润增幅亦呈失速状态。2017~2019年,金徽酒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14.02%、2.24%、4.64%,利润增幅缩水明显。

郭广昌:给地产一点酒味 | 进

2020年上半年,金徽酒实现营收7.12亿元,同比降12.67%,净利润则同比下滑10.93%至1.2亿元。在A股上市的19家白酒企业中,金徽酒这一营收水平位列第15位。昔日的八大国酒盛名之下,其实难副。

反观此次收购金徽酒的豫园股份,耗费不菲资金收购白酒,跨界多元,对其而言是否为一笔划算生意呢?

首先从价格来看,豫园股份收购金徽酒股权事宜分为两步。先是今年5月,豫园股份以12.07元/股协议转让价,收购了甘肃亚特投资集团持有的1.52亿股、29.99%股份,累计耗资18.37亿元。

今年9月,豫园股份又以17.62元/股要约收购价,获得4052万股、8%股份,耗资7.15亿元。至此,豫园股份共计取得金徽酒38%股份,累计持股1.93亿股,总共耗资25.52亿元,折合每股平均成本13.22元。

截至2020年10月22日收盘,金徽酒报27.02元/股。相较于最新收盘价,豫园股份13.22元的持股成本低于现价五成有余,可以说相当划算。不过金徽酒目前的股价水平,得益于年初以来两次要约收购引发的市场猛涨。

从今年3月8.95元/股的低点,半年多来金徽酒股价涨幅3倍有余。而相较于8.95元的股价低点,豫园股份的持股成本则要高出一大截。从介入成本而言,郭广昌耗费25余亿取得金徽酒控制权,贵贱之论可谓见仁见智。

边“喝酒”边“盖房”

另一方面,25亿真金白银的花费则在豫园股份的现金流量表上有显著呈现。目前,豫园股份尚未披露最新一期三季报,根据2020年中报,豫园股份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合计为150.67亿元,相较期初减少7.02亿元,而正是在今年5月豫园股份完成首次股权收购。

现金流下降的另一面,是豫园股份的负债情况大幅上升。根据2020年中报,期末豫园股份短期借款上升95.41%,至55.11亿元;应付票据及账款则升26.47%至66.84亿元;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升91.18%至65.41亿元。

郭广昌:给地产一点酒味 | 进

仅此三项,豫园股份面临的短期债务总额已达187.36亿元,相较150亿的现金仍有不小缺口。而总流动负债方面,2020年中,豫园股份流动负债合计452.24%,数额亦有明显上升,上涨幅度为11.92%。

除动用现金收购股权对豫园股份财务情况形成拖累外,豫园股份近年来还在加大资金占用不菲的“产城融合”力度。豫园股份半年报显示,年内公司积极推进产城融合,今年以来新增土储100万平。

地产规模走高在豫园股份的营收数据中也有所反应。2020年上半年,珠宝时尚业务作为豫园股份的首要业务,实现营收103.85亿元,而物业开发与销售则仅次于珠宝业务,实现营收81.41亿元,成为豫园股份举足轻重的第二大板块。

时间拉回2013年,彼时豫园股份更多是作为一家纯正的珠宝公司存在于资本市场,当时其珠宝业务占比高达九成,而今地威尼斯人平台务规模已趋近主营珠宝业务。

一边是收购白酒跨界多元,一边又在加码地产投入,穿金带银、喝酒盖房的豫园股份,又能否满足郭广昌穿越周期抵御风险的最初愿景呢?

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威尼斯人平台链
企业信用

广州富力地产股份有限公司

统一社会信用代码:91440101190548279L

江苏中南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

上市公司百强
统一社会信用代码:91320600MA1M9AEW6B

阳光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

上市公司百强
统一社会信用代码:91350000158164371W
专 题
返回顶部
扫描二维码分享
返回顶部
{"code": 200, "msg": "ok"}